土耳其与叙利亚的库尔德人问题研究

时间: 2019-09-04 栏目: 国际政治论文

 摘   要: 从2011年初叙利亚国内爆发内战至今, 土耳其不断介入叙利亚内战。其主要采取支持叙利亚反对派, 进行各种反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活动。特别是对叙利亚反对派中亲土耳其的土库曼民族武装组织和政党给予了经济和武器装备上的支持。不仅如此, 叙利亚内战以来, 土耳其还曾两次直接出兵叙利亚。

  关键词:   土耳其,介入,叙利亚,库尔德

土耳其与叙利亚的库尔德人问题研究

  一、土耳其介入叙利亚问题的原因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土耳其如此兴师动众, 对邻国叙利亚的内战大动干戈呢?归纳起来, 有多种因素。

  首先, 库尔德人因素。现代土耳其成立至今, 有两大问题一直困扰着该国。那就是教俗之争和库尔德人问题。两大问题又具有很多共性, 比如问题由来已久, 时间久远;另外, 问题难度极大, 不易解决等。

  其次, 土耳其的大国野心。历史上叙利亚曾被奥斯曼帝国统治长达三个世纪之久。现代土耳其是具有强烈大国野心的国家, 梦想重现奥斯曼帝国时期的繁荣与昌盛。埃尔多安执政以来, 凭借比其前任们相对稳定的国内局势, 其领导的政党正义与发展党获得了颇高的支持率, 埃尔多安也成为继凯末尔之后又一伟大的领导人。比较来看, 伊斯兰属性的正义与发展党比世俗的人民共和党更有恢复昔日伊斯兰大国的野心。一旦地区局势出现变化, 土耳其便抓住时机, 扩大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此次叙利亚内战开始之后, 土耳其不断介入叙利亚内战, 妄图火中取栗, 追求在叙利亚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利益。

  最后, 宗教派系因素。伊斯兰教主要分为逊尼和什叶两大派系, 逊尼派被认为是正统派, 分布在大多数伊斯兰国家, 土耳其居民中98%信奉伊斯兰教, 其中大多数属逊尼派;什叶派的信徒主要分布伊朗、伊拉克等国。当今的叙利亚, 伊斯兰教信徒约占总人口的90%。其中, 逊尼派占总人口的约74%, 什叶派的各支派只占大约13%。但是长期执政的阿萨德家族就属于什叶派。叙利亚内战其实就是伊斯兰逊尼派势力和什叶派势力在整个中东的博弈。土叙两国恰是博弈的双方。

  二、库尔德人问题的由来

  库尔德人和突厥人、波斯人、阿拉伯人一样, 是中东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之一, 具有悠久的历史。库尔德人问题由来已久, 可追溯到奥斯曼帝国时期。16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处于鼎盛时期, 先后侵占了库尔德斯坦大部分地区。奥斯曼帝国与伊朗萨非王朝于1639年签订的《席林堡条约》把库尔德斯坦一分为二。库尔德斯坦大部分地区划归奥斯曼帝国, 少部分划归伊朗。第一次世界大战后, 奥斯曼帝国成为战败国。奥斯曼帝国领土被协约国英国和法国等瓜分, 并与协约国签订了含有库尔德人实行自治或独立条款的《色佛尔条约》。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界以北的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建立自治政府, 如该地区大多数居民要求独立则将可以建立国家。

  在现代土耳其即将成立之际, 1923年7月, 凯末尔与协约国在瑞士签订《洛桑条约》。由于凯末尔的反对, 条约取消了库尔德人自治这一条款。条约完成了历史上对库尔德斯坦的第二次正式分割。原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库尔德斯坦被一分为三:叙利亚占领西库尔德斯坦, 伊拉克拥有摩苏尔等南库尔德斯坦, 其余土地划归土耳其, 再加上16世纪划归伊朗的一部分, 库尔德斯坦其实共被分成四块。战后对领土的切割导致库尔德斯坦四分五裂, 库尔德问题也由此产生。实际上, 库尔德问题涉及的国家较多, 不仅单单指中东地区包括土耳其和叙利亚的四国, 还包括域外国家。因此, 库尔德问题的解决极为复杂。

  三、土耳其库尔德人的历史与现状

  土耳其总人口有7000多万, 库尔德人约占15%。自1923年建国以来, 土耳其采取大力强化土耳其民族意识并弱化少数民族意识直至同化的策略, 试图以此消灭库尔德人的民族运动, 解决库尔德人问题, 但是收效甚微。双方之间时战时停。在1925年、1930年和1937年爆发过三次库尔德武装起义, 但都以失败告终。为了建立包括土耳其东南部、伊拉克东北部、叙利亚东北部和伊朗西北部的库尔德斯坦, 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组织于1979年成立, 主要成员由土耳其库尔德人组成。1980年, 土耳其政府视其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

  1999年2月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组织领导人厄贾兰被土耳其情报人员抓捕, 此事对库尔德工人党造成沉重打击, 对政府军的袭击逐渐减少。20世纪90年代后, 在欧盟的推动和施压下, 土耳其有限度地放松了对库尔德人语言、文化方面的限制, 库尔德语的音乐、广播和电视获得部分解禁。随后, 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组织也释放善意, 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宣布单方面停火, 该组织在土耳其境内的反政府武装活动逐渐减弱。但土耳其政府怀疑其诚意, 认为这只是一种缓兵伎俩, 继续对其采取军事打击。果不其然, 2004年5月, 该组织发表声明, 宣布结束长达近五年的停火, 重新对土军进行袭击。随后, 土耳其国内恐怖袭击不断, 国内安全形势恶化。为遏止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袭击活动, 土军方不断调动安全部队进行围剿。军事打击的同时, 2012年土政府开始与狱中的厄贾兰展开政治对话, 并取得积极成效。2013年, 埃尔多安上台后一改历届政府对库尔德人的政策, 成为第一位承认土耳其存在“库尔德人问题”的总理, 并积极寻求库尔德问题的彻底解决。随后部分库工党武装人员放下武器, 从土耳其撤往伊拉克北部。

  回顾现代土耳其成立以来的国内安全局势, 政府与库尔德人之间战事不断。到目前为止, 库尔德人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该组织仍然继续进行反政府活动, 并造成3万多人丧生。在有库尔德人的中东四国中, 土耳其库尔德人的国家认同感相对较低。

  四、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历史与现状

  叙利亚库尔德人有200万左右, 人口数量仅次于阿拉伯人, 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0%左右。叙利亚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叙利亚的东北部, 与伊拉克和土耳其相邻。叙利亚库尔德人数量比土耳其、伊拉克和伊朗国内的库尔德人都少。

  历史上叙利亚对国内的少数民族采取强制同化的措施, 如颁布了一系列阿拉伯化法令, 库尔德人乡镇名称使用阿拉伯名字。库尔德人的节日、服饰、语言、出版物、音乐和学校等全部被禁止, 甚至连新出生的库尔德婴儿都必须使用阿拉伯名字。20世纪60年代, 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在叙利亚上台, 对库尔德人采取更激进的同化和歧视政策, 直接否认库尔德民族的存在。到20世纪70年代, 由于政府为了打击穆斯林兄弟会, 一些库尔德人被允许加入到政府和军队之中, 库尔德人的处境有所改善。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 库尔德人卷入了叙利亚内战之中。为了打击反对派和“伊斯兰国”组织等因素, 叙利亚政府放松了对库尔德人的高压政策。库德人面临来自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威胁。打击“伊斯兰国”也是美国全球反恐战争的一部分。因此, 美国给予库尔德武装大量的物资与人员协助。库尔德人成为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的关键力量。库尔德人在与反对派和“伊斯兰国”的武装冲突中, 最终抵挡住了反对派武装的攻击, 并将大量“伊斯兰国”成员驱逐出去, 控制了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地区。

  总的来看, 叙利亚政府对库尔德人实行不平等的民族政策, 库尔德人对国家的认同十分薄弱, 但独立倾向却没有土耳其库尔德人那么强烈。

  五、土叙关系中的库尔德因素

  库尔德问题随着两国国内和国际局势的变化, 对土叙关系的影响也有所不同。20世纪70年代, 由于叙利亚支持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 被称为“土耳其头号敌人”的库尔德工人党领袖厄贾兰就生活在叙利亚。1980年, 土耳其发生第三次军事政变, 库尔德人遭到残酷镇压。厄贾兰率领库尔德工人党成员逃亡叙利亚, 得到叙利亚政府的庇护。库尔德工人党在黎巴嫩贝卡谷地建立军事基地, 并在叙利亚政府的帮助下进行军事训练。此时的两国关系十分紧张。当时, 叙利亚支持厄贾兰的原因是因为土叙两国之间长期存在着领土争端和水资源分配问题。叙利亚政府支持库尔德工人党不仅会制约近邻土耳其的发展, 而且, 在两国解决相关争端时, 多了一副谈判的好牌。1998年, 土叙签署《亚达纳协定》, 叙利亚政府将库尔德工人党领导人厄贾兰驱逐出境, 叙土的紧张关系才开始有所缓和。政治考虑是促成本次和解的主要原因, 叙利亚之所以做出重大的让步与国内的政治环境密不可分。2000年6月, 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去世, 其子巴沙尔接管权力。作为一位刚继任的总统, 他需要和平的周边环境来巩固权力, 发展本国经济。而作为土耳其来讲, 1999年, 土耳其成为欧盟成员候选国, 如果加入欧盟融入西方, 一个和平而稳定的外部环境是必不可少的。与邻国的争端不利于土耳其的入盟。此时的土耳其还面临诸多问题:如土耳其库尔德人问题和人权状况堪忧等等。而土耳其要加入欧盟的话, 必须要获得成员国的一致同意。

  2003年埃尔多安当选总理后, 土耳其开始调整外交战略, 实行与周边国家“零问题”外交政策, 突出伊斯兰特征, 努力和中东邻国保持友好关系。2007年, 土叙签署了贸易协议后, 双边关系迅速改善, 两国贸易额大幅增加。到2008年, 土耳其对叙利亚的投资价值达4亿美元。由于两国关系的改善, 阿萨德政权不再支持库尔德工人党。

  当然, 库尔德人问题对两国关系的影响远没有结束。2011年叙利亚内战的爆发是库尔德人的一次契机, 同时对土叙关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又成为土耳其介入叙利亚内战的重要因素。正如前文所述, 叙利亚内战之前, 两国关系相对友好。内战爆发后, 土耳其对巴沙尔政权态度发生急剧转变, 公开要求巴沙尔下台, 大力支持叙境内的反对派力量, 努力谋求叙政权更迭。在国际社会中扮演了倒巴沙尔急先锋的角色。土耳其主要支持同一教派的逊尼派武装, 如叙利亚自由军和胜利阵线、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等。土耳其不仅为其提供军事、经济等援助, 而且打开土叙边境, 为叙反对派武装以及来自全球其他地区的武装分子借道进入叙利亚作战提供方便, 据传叙利亚反对派走私原油获得土耳其的支持, 土耳其俨然成为叙反对派武装的大本营, 叙利亚自由军的总部就设在土耳其的哈塔伊省。

  叙利亚阿萨德政权面对严峻的国内形势和支持反对派的北方强邻土耳其的威胁。于是, 叙利亚重新打起了库尔德人这张牌, 叙利亚政府开始重新与本国库尔德人, 尤其是与库尔德工人党叙利亚分支民主联盟党进行合作。叙利亚库尔德人生活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位置, 库尔德人与政府的合作, 不仅对叙利亚反对派形成一种有力制衡, 而且库尔德工人党长期作战, 战斗经验丰富, 在土叙边境地区出现一支库尔德工人党力量, 将有效遏制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影响。2011年4月, 叙利亚政府开始调整对库尔德人的高压政策, 重新授予12万名库尔德人叙利亚公民权。

  正因为库尔德聚居区的战略位置, 土耳其希望凭借介入叙利亚内战而解决这一地带的库尔德工人党等武装割据问题。2016年8月24日, 土耳其军队进入叙利亚, 展开代号为“幼发拉底河之盾”的军事行动, 对叙境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展开军事打击。行动其实还意在遏制叙利亚库尔德民兵组织的领土野心, 实际的目的是为了打击库尔德武装力量。

  随着俄罗斯的介入等原因,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在内战中节节失利, 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得到的来自西方国家的支持愈来愈少, 对土耳其的依赖却越来越多, 土耳其成了唯一继续支持和训练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国家。叙利亚反对派原本是想推翻巴沙尔的, 结果发现自己正在为土耳其而战, 目标是帮助土耳其打败叙利亚库尔德民兵武装。在土耳其对叙利亚发动的“橄榄枝行动”中, 就有约一万名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率先在当地发起进攻。土耳其希望驱逐库尔德民主联盟及其军事派别――人民保护部队, 占领土耳其接壤的库尔德人占多数的飞地阿夫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安卡拉发表讲话时说:“土耳其将继续展开军事行动, 直到伊拉克边界没有恐怖分子为止。”同时, 埃尔多安表示要“清理”阿夫林以东的曼比季市, 曼比季市现在也由人民保护部队占据着。

  总的来看, 叙利亚内战之后, 叙利亚的库尔德人看到了自治甚至独立的希望, 于是抓住时机和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并肩作战。在打击反对派与“伊斯兰国”的战斗中, 军事力量不断壮大, 控制的领土也在逐渐扩大, 实际上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已是自治的状态。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断加大对库尔德人的支持力度, 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争中, 美国与库尔德人建立起了前所未有的深层次合作关系, 其合法性正日益被国际社会所认可。一旦叙利亚库尔德人自治区合法化, 很难保证多米诺骨牌效应不会出现, 一直寻求独立的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将会效仿, 这将对土耳其国家稳定和安全造成严重威胁。这种局面引起了土耳其极大的担忧。

  六、结语

  库尔德因素是土耳其介入叙利亚问题的重要因素。库尔德问题是土耳其核心问题之一, 对于土方来说严重影响国家利益。叙利亚政府希望通过支持库尔德工人党, 打库尔德牌, 以迫使土耳其在相关问题上做出让步的战略更激化了两国矛盾。换句话说, 库尔德问题成功解决之时, 也是两国关系改善之际。库尔德人在叙利亚未来的政治重建进程之中, 不可能是忽视的群体。库尔德人平等的民族地位和权利必须得到承认。叙利亚内战涉及多个国家, 土耳其的加入加剧了叙利亚局势的复杂性和难解性。因此, 作为地区性大国的土耳其在解决库尔德问题时, 不能动辄付诸武力, 必须拿出政治智慧, 妥善处理这一民族问题。只有这样, 两国关系才会有所改善。